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动态
 
新闻搜索
新闻正文
陈书华书法艺术赏析
作者:个三    发布于:2015-08-05 16:24:31    文字:【】【】【

      书法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谓之“国粹”,是最讲究底蕴的,而底蕴又是要靠积累的。不懂书法的人往往容易将书法简单地理解为写字,认为字写得好看的人就是书法家。其实,书法包涵了哲学、佛学、道学、文字说、艺术学等等诸多相当深广的内容。显然,缺乏文化的“书法家”生产出的作品往往是苍白的。但浮躁的社会现实却使人们急功近利,不愿去做积累,不甘寂寞,不顾书道,书法成了冷漠技法堆积成的快餐面。有责任心的批评家莫不为此深感忧虑,但我欣喜地看到有别于此的书法家陈书华先生。相对于那些喜于“炒作”、满天飞的所谓“书法家”来说,他很少以专业书法家身份夸耀于市,书法只是他的一个心灵栖息地。因为热爱,所以不计较,不张扬,惟如情人般的默默独对与交流,不管忧伤、痛苦,还是兴奋、快乐,都似一盏心灵的魔灯,神情钟之。我以为,这就是一种高度,这是一种自然的修炼状态,这是应该值得称道的!
      陈书华先生知识结构的丰富源自他对书籍、知识的广泛涉猎;而较深的文学修养和较为丰富的社会实践又使其在书法艺术上有更多的领悟与空间。他出身矿工,当过记者、编辑,长期从事文字工作,有近百万字的新闻、文学作品获公开发表达,并多有获奖。我曾读过他的小说《八爷》,写的是他熟悉的煤矿人物和生活,故事情节起伏,扣人心弦;语言举重若轻,自然流畅,主旨深遂,回味悠长;他的散文朴实、清新、洗炼,隽永,我记得他的散文《煤痕》曾在高手如林的全国文学作品征文大赛中获过大奖。“书灿文华”,这是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谭谈先生对他的评价。
      陈书华先生乐于将所学服务于自己所在的企业及矿工,他当宣教部长期间,多次率领书法家们于腊月顶风冒雪深入煤矿为矿工书写春联;组织画家创作事故漫画图片,到井口、工地开展安全教育展览;他主编的《涟邵文艺》杂志活色生香,为人称道;他年年组织举办职工文艺创作培训班,东跑西颠找名家授课,培植职工文艺新人;组织职工文学、美术、书法、摄影作品成果赴省城展出,热帮助职工文艺作者出版专集、举办个展,组织编辑出版《我们涟邵》、《涟邵书画家》等多种大型画册,策划、组织拍摄推介企业文化的长篇电视专题片在湖南卫视播出,大力推介涟邵文艺家群体形象……那些年“涟邵企业文化现象”在全国声名远播,他出力颇多,可谓主力推手。中国文联、中国煤矿文联先后授予他“全国先进文艺工作者”、“煤矿艺术节贡献奖”、“全国煤炭系统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称号,确乎名至实归。
      我相信这就是真正的生活的积累、文化的积累、智慧的积累。
      陈书华先生的书法以两种主要面貌示人:一曰隶书,二曰行草书。其于书法有良好的先天艺术感觉:往往通过其笔画、字与字、行列间的提按顿挫、关系映带、上下起承、曲直变化等艺术元素,一股脑地扑进你的眼里,撞击你的心房,拨动你的神经。面对这样的作品,即使不一定了解其中每一个音符及其含义,也能感受到一种交响乐般的力量,令精神为之愉悦和振奋。
       陈书华先生的书法,也有一般人所不能一眼能透的一面:光阴荏苒,日月锤炼,其审美情趣日渐趋向于节奏明快,轻松洒脱、沉稳劲健、雄遒老练一路。在圆转的处理上,有篆、籀笔意,尤见功力;在折笔的处理上,稳健沉着,更显其铁画银钩的份量;而在撇、捺笔的处理上,又见其稳健、洒脱的情性。无论是其隶书还是其行草书,他不只是对传统某家某派某法单一的吸收,而是博采众长,师古出新,自成风貌。他没有急于将自己在一定的形式内、空间内推向一个职业书法人的位置,他曾跟我说,追求艺术的高度,在于能否抛开其功利性,默默坚守,矢志不渝。这就很自然地表现出他是一个重于心灵陶冶,着重精神修炼的书法家。你能在他的作品里受到某种感染、愉悦或振奋,得到一种美的艺术享受,这就足够了!因为这是其他一些书法作品很难给你的。谁也不能苛求他在笔毫的行、态变化和空间的处理上一定要做得如何老到,如何的尽善尽美?!尽管我这里说的就已是苛求了。毕竟,陈书华先生在艺术上来说,还是一个相当年青的年龄,何况今天的他已经达到了如此令人羡慕的高度。有良好的艺术天份,有厚积薄发的生活与艺术积累,还拥有将来最宝贵的时间,三才俱备,意气风发,陈书华先生与书法的对话将会更是轻松、精彩。
    
(作者系书法家、艺术评论家、《艺术中国》副主编)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1
黔ICP备09003901号-1   明仕msyz555手机版